新聞動態

行業動態

包工頭與建造師

發布時間:2019-03-22 11:25:55瀏覽次數:122

文/吳光龍(微信公眾號:建筑前沿)

在中國,20世紀90年代到現在,建筑業號稱農民工行業,那是因為在城里,只要有工地,那幾乎都有著密密麻麻的農民工,建筑業幾乎消耗了60%以上的城市農民工,這些人,似乎都被社會所拋棄,他們干著比別人累的活,拿著比別人低的工資,更要命的是,他們沒有社保,幾乎都沒有固定的勞動關系,召之即來,揮之即去,幾無尊嚴。

組織這些便宜的、螞蟻般的農民工兄弟的,不是參與投標的施工企業,更不是出錢購買服務的業主,而大部分的是沒有任何法律名份的包工頭。當然,國家一直想讓包工頭洗腳上岸,比如推出了要求持證的建造師,推出了好聽名字的勞務代表,準備取消勞務資質等。這樣的目的,也就是希望包工頭能有一定的身份,方便管理,承擔責任。今天,我們就一起聊聊包工頭與建造師,一個很土,一個很洋的名字。

是是非非包工頭    

根據百度百科,包工頭是這樣被定義的:包工頭,顧名思義,把工作包攬過來,招人作業,他自己當頭,是特殊歷史條件下的特殊“產物”。當城市發展需要大量外來務工人員,而農村剩余勞動力迫切需要進城找工作之時,包工頭作為一種滿足供求雙方需求的職業介紹,應運而生。在不少人印象中,包工頭常常被視為靠榨取農民工血汗而發家致富的“剝削者”。也有言論認為,“包工頭”并非拖欠民工工資的“罪魁禍首”,只是欠薪鏈條上的一個環節,而非源頭

就事實上來說,中國建筑工地的現場,基本上都是在包工頭的帶領下做出來的,他們風雨無阻,勤勤勉勉,風餐露宿,操著老板的心,為的就是能早日交貨,早日拿錢,養家糊口。狠一點的包工頭,早一點的包工頭,在中國快速發展的時期,不管是剝削農民工也好,賄賂老板也好,只要能拿到業務,很多是賺了錢的;好的說,他們為中國的建設發展,做出了巨大的貢獻。

但另一方面,在中國,根據《建筑法》及國務院《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》,工程質量、安全等工程責任均確定為施工企業的法定責任,沒有一個法律專業詞匯出現包工頭的術語,建設工程似乎跟包工頭似乎沒有一毛錢關系,這確實是很大的諷刺。而且更有趣的是,幾乎沒有農民工是直接受聘于施工企業的,很多施工企業是不組織生產的,大多數的施工企業都把業務包給了包工頭,以包代管。因為國家規定承接業務需要資質,因此包工頭是直接拿不到業務的,他們需要通過有資質的施工企業,在這種情況下,施工企業可以做起二道稅務局的好事,憑借資質抽取管理費即可。農民工幾乎都是臨時受聘于包工頭,一旦包工頭從施工企業拿到錢,而這些錢不發給農民工的時候,農民工就來鬧了,但包工頭跑了和尚沒有廟,他們就跑去施工企業鬧,再不行,就跑到政府鬧,政府這個廟跑不了。一到這個時候,政府就頭大了,幾乎很多人都把包工頭認為是欠薪的萬惡之源。

包工頭的善與惡    

在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,中國的國情是什么,人多地少活多,我記得很清楚,村里有個人要出去包工地,那回來是很風光很風光的,那時賺錢的路子真的少啊。只要包工頭一回來,這家的伯伯,那家的阿姨都爭先恐后的請這些包工頭吃飯,吃完飯,也只有一個要求,那就是,帶上他小孩去城里賺錢。那時包工頭是城里干活地位低,衣錦回家地位高,一來一去,再加上那時錢比較好賺,真的是個好差事。包工頭被親切的稱為農民工經紀人,農民工之友,在一些勞務輸出大省,據說大一點的包工頭回來,甚至會驚動鎮里或鄉里的領導出面請客,鼓勵來年繼續做大業務,擴大鄉村就業,這是包工頭之善。

當然,不是所有的包工頭都有著為國家解決就業的崇高而單純的思想,他們中的大部分人,還主要是以賺錢為目的的,這個時候,就有了很多的惡。中國的建設工程,層層分包是事實,到了包工頭這一級,不是最末一級也是倒數最末的幾級,利潤其實是非常微薄的,這個錢來的慢。這個時候,有的包工頭就絞盡腦汁想辦法來錢了,有一種簡單的辦法是“偷工減料”,本來要100塊錢才能完成的事,50塊錢就給忽悠過去,這個時候,豆腐渣工程就來了,聽說很多重要的橋梁,關鍵的水利,都有豆腐渣的影子,想想可怕,但其實很多包工頭是這么來錢的。還有一種是來錢也快的,建筑工程中,施工企業和包工頭不是按日結算的,而且集中結算,在有些結算周期,少的幾十萬,多的幾百萬,幾千萬,看到這些錢,有些包工頭把持不住了,與其辛辛苦苦賺錢,不如卷款跑之,以前信息沒這么發達,農民工欲哭無賴時,那邊或許卻有個人改頭換面當大老板去了。

正因為事實的包工頭勞務組織模式有著這樣那樣的弊端,正因為施工企業都不務正業,搞項目融資或二道稅務局去了。國家也發現,很多施工企業空殼化越來越嚴重,人員變動越來越頻繁,企業的能力和資質的等級已經失去了必然的聯系,在這個時候,也就是2000年左右開始,國家嘗試著從管企業到管個人,這個時候,建造師橫空出世。

舶來品建造師    

建造師絕對是個洋名,這個制度起源于1834年的英國,迄今已有180余年歷史。原來我們國家的建造師,學名叫項目經理,土名叫包工頭。他們中間最主要的區別,項目經理以評為主,建造師以考為主。

中國的科舉制度影響是很深遠的,號稱可以達到絕對公平,很多人不服氣的是,原來很多土包子一樣的包工頭,只會抽煙喝酒KTV,卻不知道丁字往哪邊勾也敢搞項目,這真是笑話,基于此,以考為主的建造師來了。

書呆子或是高級包工頭?    

不可否認的是,建造師的時間太短了,根據筆者的經驗,建設工程管理復雜,需要協調土建、結構、水暖電等專業,沒有個十年八年經驗是搞不定的,但我們看看建造師的報考條件,二級建造師:工程或工程經濟類中專以上學歷,2年工齡。一級建造師:工程或工程經濟類專科以上學歷,專科畢業6年,本科畢業4年。更可怕的是,一級建造師無需從二級建造師升級,比管企業資質還寬松,只要能考,即使沒做過中小項目,也可以獲得一級建造師去承接大項目。

因此,這是非常可怕的,正因為如此,有些書呆子建造師,或者是根本不是科班畢業的函授學歷建造師,根本就無法勝任項目管理,讓他們去協調那么多的專業結合體的建筑物、構筑物,根本就不可能。他們比起原來評的項目經理,差的不是一點點,因為在原來的評審制度下,要當有名分的包工頭——也就是項目經理,那是需要業績支撐和面試的,因此,從這個層面上來說,這些純考試出來的建造師,很多很多就連高級包工頭也稱不上。

便宜的建造師    

建造師只要考試合格就可以,這要求其實是很低很低的了,項目管理卻是非常復雜,人情世故、技術工藝、經驗積累,這些東西沒一樣可以通過簡單的考試來獲取,而必須得通過工地的歷練來積累,但國家的招投標必須要建造師去完成,那怎么辦,一大批掛靠的建造師出現了!

早些年分掛資質和掛項目的建造師,所謂掛資質,那就是這樣的建造師可以不用B證,只要注冊證書,他們的作用就是為了施工企業升級資質時湊數用,因此,這些證書相對便宜。還有一些是掛項目,這些建造師帶B證,可以掛資質,也可以掛項目,只是他們基本不出現在工地,簽字是別人代勞的,不出事故沒有沒關系,但一旦出事故,這個鍋必須你來背,而且奇怪的是,這樣的掛靠居然形成了市場經濟,根據緊缺程度,一級的注冊建造師,掛項目的,房建有每年3-5萬元,機電每年有4-6萬元,等等,隨行就市,非常市場化。這一塊,國家也查的不是很嚴,基本上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充分的市場化,也建造師的低價競爭。但依我看,便宜賤賣證書,很多看到的是小利,但沒看到的是,千斤的重擔時時刻刻在等著他們。可喜的是,國家已經看到了這個問題,最新的文件已經取消了資質的建造師數量要求,住建部親手把自己營造的掛資質的建造師市場給扼殺了,這不得不給這屆住建部領導點個zan。

除了掛靠的,有些則是持證給工地老板當槍使的。國家沒給包工頭簽字的權力,但給了建造師這個權力,這是保護建造師的利益,但因為這些考出了的建造師先天和經驗不足,沒辦法自己做決定,那只能聽幕后老板的,老板能力好的,項目不出問題,建造師也跟著得利,老板能力不行,那建造師只是個背鍋的而已。

建設工程,好的說,它是技術與藝術的結合體,壞的說,它是魔鬼與幽靈的結合體,它可以住人,也可以死人。可喜的是,國家已經看到了建筑業很多企業不務正業的惡相。在財稅方面,推出了營改增,完善稅務鏈條,期待盡快讓無任何法律名分的包工頭自然消失;在建設管理方面,主管部門也是很拼的,他們效仿西方國家推出了誠信系統,期待讓良幣愈良,劣幣消退;在公安方面,國家也通過一些事故處理,抓了很多典型,警示了很多不務正業、不勞而獲的掛證從業人員。

總的來說,現在中國的人是越來越金貴了,農民工也是越來越少了,或許,根本就不應該讓沒有任何法律名分的包工頭存在,或許也根本不應該出現農民工這樣既農又工的群體,但事實就是這樣的。包工頭到底會不會消退?建造師能否承接?至少在目前的幾年,我們還真看不出什么門道。


電話總機:029—89199370轉0

傳真:029—89199353

陜西省西安市高新區高新路西部國際廣場西座30F

Copyright ? 2018 陜西秦萬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/陜西秦萬里公路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
陜ICP備16009728號-1 技術支持/名遠科技

公眾號二維碼

手機站二維碼

超级大乐透走势图